美团王兴,为什么总是口无遮拦?
2020-07-30 09:56:34
  • 0
  • 0
  • 1

(本文首发于《紫金商业评论》,转载请注明来源)

一场和中国男足的嘴仗,再次将美团CEO王兴推至风口浪尖。

7月上旬,王兴在饭否上公开吐槽中国男足:“中国有些行业标准太低了,外籍球员、清华男同学可以做到12分钟跑三千米,而好些本土大牌球员却跑不过及格线”。

一时之间,球员和业内人士的反击如暴风骤雨,质疑和骂战层出不穷,而一切的始作俑者王兴却挥一挥衣袖,再不对发表过的言论作出任何回应。

收放自如,不与纠缠,这就是王兴的风格!

当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公开“开炮”,纵观王兴在社交媒体上的种种言论,“跨界怒怼”屡见不鲜,玩的也是炉火纯青。

和别的企业家不同,王兴因为口无遮拦上过的热搜,甚至比明星还要多。可以说,喷了就走,绝不拖泥带水,是王兴一贯的态度和作风。

比如,在说到为什么经济下行时候股市暴涨,王兴说,“经济好的时候大家都出去打工,不好的时候才会聚在村口赌博”。

在淘宝CEO蒋凡因为桃色事件而焦头烂额的时候,王兴对蒋凡”聪明人”的评价也总是翻来覆去的被人提起。

没有什么是王兴不能讲的。和曾经的“大喷子”老师相比,王兴喷的行业更广,涉及的领域更宽。

在外界看来,王兴在社交空间的“口无遮拦”,可以用“毁誉参半”来形容。部分网友认为这是典型的极客表现(美国俚语Geek音译,意为互联网时代性格古怪,对尖端技术、自由、创造力十分狂热的人群合称),属于崇尚个性化时代下的个性表达。

不过,和“大喷子”老师就事论事不同,王兴“喷”的背后,似乎总隐含着特殊的含义,这也让一部分网友认为,这是王兴的企业宣传手段之一。

当企业CEO被打上 “王牌评论员”、“吐槽大帝”的标签,王兴的言行在某种程度上,也变成利箭反噬美团。

对王兴本人来说,口无遮拦并没有影响人们对他的评价。究其原因,一个企业家,无论多么有个性,在商业竞争中的业务能力才是其安身立命的根本。对王兴来说,做好一个企业家,才是根本所在。

不知道是企业家的身份给了王兴口无遮拦的底气,还是口无遮拦让王兴更有自信,或者二者兼有,不管怎样,美团王兴,每次口无遮拦之时,就是一股舆论风潮刮过之时。看客吃瓜,就怕没瓜,有了王兴,互联网之路走的才不寂寞!

“跨界怒怼”还是生意经?

任何一个喷国足的事件,最终都会变成全民狂欢。只是这一次例外,秉持着“不要用你的爱好去挑战别人饭碗”的国足不再躺平任嘲,而是展开了激烈的反弹。

约战的,声称卸载美团的,在网上吵得不可开交。这场骂战甚至将清华大学和数位知名企业家裹挟其中,始作俑者当然是王兴。

但王兴在投下重磅炸弹后,自己却“神隐”了,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忙着吵架的体育圈“顶流”们,似乎并不留意,在王兴“开炮”的前后脚,其作为第二大股东的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上市申请。

二者也许有关,也许无关。但一个细节是,在喷国足的平台“饭否”上,王兴曾多次为理想 ONE 打 call,甚至曾对话网友,嘲讽其实际体验贫瘠,没好好体验就喷,力挺理想ONE。

事实上,王兴说的每一句话,背后都似乎都有深层含义。

2019年4月的某一天,王兴忽然在朋友圈发出感慨,说:“在接下来的几年,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这条朋友圈,意味深长,也在后来被人们拿出来反复咀嚼。

王兴或是随意,或是故意的一喷,早就驾轻就熟。不少人认为,“喷国足”更像是一场美团外卖的“高级”营销。撕开外皮,里面隐藏着美团大出行版图建设的一次宣传。

早在2017年,美团便成立了出行事业部,上线出行业务,但效果一直不佳。2018年4月,摩拜卖身美团,美团在O2O概念基础上布局三公里生活圈,进一步丰富共享出行形态。

在出行版图规划上,美团由网约车市场争夺走向聚合平台模式。前者旨在与滴滴出行的核心业务争夺流量;后者则在于强强联合,联手曹操、神舟等服务商,从而在出行市场中不落下风。

而美团系在出行领域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

2019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王兴个人投资近3亿美元,美团系正式切入出行上游领域。今年7月,理想进行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计划募资额5.5亿美元,其中,美团点评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CEO李想跟投3000万美元。

一笔融资,将理想汽车估值由上一轮的29.3亿美元,大幅提升至40.5亿美元,自此,美团系资本在理想汽车的持股超过20%。王兴与美团为第二大、第三大股东。

也就是在此时,王兴挑起骂战,从7月上旬一路蔓延到7月下旬,眼看着7月31日,理想汽车就要正式上市了。即将身价再次暴涨的王兴,早就将目光从“跨界怒怼”移开了。

解放战争时,一位元帅这样评价在中原战场驰骋的一位领军大将:尽打神仙仗!现如今看来,王兴颇有点神仙仗的意思。

“傲慢”的极客创业者

事实上,互联网上的骂战,对王兴来说一点杀伤力也没有。大风大浪,对王兴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美团的无边界竞争,让它在团购、外卖、酒旅、出行等领域四面出击,树敌无数,被称为“半个互联网圈的对手”。

体育圈的回击,对王兴来说仅仅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或许并不如美团遭到群嘲、外卖员工偷吃客户饭菜、猥亵学生、平台耗时7小时才解决投诉、清真箱事件涉嫌歧视等危机事件更有杀伤力。

面对财经媒体人关于树敌太多的提问,王兴也坦然回答:古人说“自返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首先我们要扪心自问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如果是对的、该做的,哪怕对手如林,还是要义无反顾。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嘛!这样的气魄,你能不为之一振?

这样的冲劲,从王兴的成长历史,也可见一斑。从福建龙岩一中保送至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从美国特拉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到中途辍学回国创业,从创业三次清零到美团点评赴港上市,王兴的创业激情贯穿始终,他一直对新鲜事物保持着敏锐度与好奇心。

2005年,在看到国内互联网市场商机发芽后,沉迷“六度空间理论”(即任意两个人可以在6层关系内认识彼此)的王兴与王慧文、赖斌强,携手走向创业之路。

评论王兴的早期创业实践,其重点在于互联网+社会化+商务的经营模式上,产品均带有一定的社交媒体属性。

彼时,媒介传播端主要还是电脑,故而王兴团队的产品形式多以门户网站的形式呈现,如校内网(后被陈一舟收购整合为人人网)、海内网。前者以校园SNS为主,后者则面向“上班一族”,主攻白领市场。期间,王兴于2007年推出饭否,然而“生不逢时”,受限于互联网大环境,2009年7月7日饭否被停,项目陷入停滞。

三次清零,三次折戟互联网社交,王兴将目光转向新的产品形态——团购+电子商务。王兴本人的思维方式也发生了一定程度的转变——更为宏观的思维逻辑、对事物本质的更多思考。

在大众面前少言寡语的王兴,却长期活跃于“饭否”——他的“树洞”与“自留地”,在这个半私密社交网络内(目前该软件已停止注册),“王牌评论员”王兴对于人生历程、商务投资、时尚文化、文艺情怀、行业洞察、历史人文等方面均有涉猎,调侃也有两三,常常金句频出。

“我不祝你一帆风顺,我祝你乘风破浪”几乎是王兴创业生涯的真实写照;“TOP = Talent + Oppor-tunity + Patience”,更像是王兴对于美团大浪淘沙下的感慨;“据说blockchain现在消耗的算力已经十倍于整个google的算力了。”对于区块链与比特币,王兴自13年至今从未停止过分析。

“贝索斯成为美国首富只是个时间问题。”“即使是今天,绝大多数人依然低估了贝索斯”。字里行间,是王兴毫不掩饰地对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崇拜。

那么王兴,会是下一个贝索斯吗?

2012年,在美团进行C轮融资的过程中,王兴曾直言:美团要对标的从来不是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也不是中国现有的任何互联网企业,而是美国商业巨头亚马逊。

彼时,绝大多数人仍然认为这是王兴“口出狂言”。然而数年后,尽管市值差距悬殊,但部分分析师却对两家生态营造模式给出了一致的评价:两家企业都在不断向新领域进发,一旦原有业务不再亏损实现盈利,新利润马上会被投入到新的版图扩张中,尽管短期内很难实现盈利,但未来的商业空间不可估量。

他不仅仅是崇拜,也在试图效仿!

不可否认的是,不论是王兴的个人言论,还是商务目标,都带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傲慢感,而这恰恰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和不实。正如王兴在饭否上的留言:“……像海啸一般扑面而来,在我身后化作蒸汽”。

有人说,王兴具有典型“INTP型人格”,长期保持着对多个领域旺盛的精力、好奇与一定的知识储备。他乐于提出新的挑战、主张实践尖锐的问题,但这也让他在大众眼中被干脆地冠上“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称号。

面对亚马逊与美团之间体量的差距,贝索斯与王兴相比,后者更偏向一名阶段性成功者,当王兴做出从上至下的品评姿态时,也难免被大众做出负面解读。但你觉得,王兴在乎吗?

“企业家”王兴

王兴的个性是把双刃剑。朱啸虎曾这样评价王兴,“你可以去业界问问,大家都觉得王兴在管理和待人处事上不太成熟。他很聪明,非常聪明,但太过聪明了。”

王兴拥有商人的狼性和足够的野心。当年做校内网时,周鸿祎见他明明囊中羞涩,却一幅“牛逼哄哄,爱搭不理”的样子,就力劝红杉不要投资,但今日资本的徐新觉得王兴很厉害,“他做的很多业务都不是第一个,却能后来居上,把前人PK掉”。

因此,即使是得罪了半个互联网圈,王兴在众人的评价中仍然不低。王兴让大家把注意力放在的是产品上,而非他本身身上。创业做美团之后,王兴在各种公众场合的演讲已经基本没有太多互联网方面的分享,基本都是对商业的思考。

这也是大众争论的焦点多半在其言论与企业产品的角度上,而不是针对王兴个人的原因所在。

但作为企业家,“极客形象”并不是一种褒奖。长期与公众不够顺滑的互动,只会让外界评论的声音愈发尖锐;言之有“物”、含沙射影,也并不利于品牌认同感。

比如,他不声不响地做美团打车,得罪了多年好友。

因为接受腾讯投资,他和马云闹翻,甚至在公开场合至少三次“捅刀子”,一次说阿里没底线,一次说马云不诚信,还有一次暗示淘宝靠卖假冒伪劣产品起家。

他说过李彦宏都是想着怎么利用用户,而不是为用户创造价值。最近又说BAT应该改成HAT,对百度的鄙视毫不掩饰。

王兴说他需要五到十年培养一个600—800亿美元市值的巨无霸,但或许他更享受战斗的过程而不是胜利,期盼着对每个对手高喊:抬走 ,下一个!

作为“极客”、“创业者”,王兴手到擒来;但作为企业家,如何适应身份,辅以恰当的言行,是王兴不得不面对的课题。

不过,企业家最重要的,仍是带领企业突出重围。20 年前谁能想到贝索斯的商业帝国是今天的模样?一个卖书的网站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线上零售企业,曾经被所有人不认同的贝索斯一战封神。王兴也已经从美团之前的产品、技术为优先,成长为美团之后的商业眼光看问题。

未来,王兴依然口无遮拦,不留情面的风格难改,但为什么要用统一的标准来看待企业家呢,由他去好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