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冲击波:受伤的抖音,努力的微信,反抗的UC
2020-08-02 17:17:57
  • 0
  • 0
  • 1

(本文系紫金财经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2019年,一部《印度有嘻哈》电影横空出世!

镜头下,贫民窟青年穆拉德神色郑重的用喷漆在街角画出自己的想法,描绘独具风格的街头涂鸦。他写着:“衣食住行+互联网”,并小心翼翼地在“互联网”下面添了下划线。这也成为印度在互联网方面的一个现实缩影。

2015年,印度互联网曾被国际资本催化出第一个发展高峰,但由于实体经济和个人购买力的限制,印度互联网要么空有流量没有收入,要么空有GMV没有利润,这让印度互联网在2017年整体进入瓶颈期。

仅仅一年之后,从2018年开始,印度的互联网发展迎来了第二个小高峰。

这一次,印度人切身感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改变。用着TikTok(国际版抖音),聊着微信,刷着UC,已经成为普通印度人生活的一部分。对于他们,互联网如同食物、衣服和住所一样必不可少。

越来越多的印度人开始使用智能手机、注册 App。互联网大潮下,印度人的生活真正开始被升级和重构。仅TikTok在印度就有近1.2亿活跃用户,累计下载量超过2.7亿次,已经捧红“阿力”、“天使尼舒”等在印度家喻户晓的流量明星。

正因如此,当6月29日,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以安全担心为理由,宣布禁止了UC浏览器、UC新闻、微博、微信等59款中国软件时,大量印度人“一夜回到解放前”,尤其是众多依靠互联网经济为生的印度“网红”们,犹如釜底抽薪,受到了极大冲击。很多人翘首以盼,希望能够尽快解封。不过,据印度媒体的报道,印度又拟对47款中国手机应用下手。

印度不仅没收手,反而想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一位分析师表示,受此影响,印度互联网进程或将大步后退。普通印度人的生活再次被改变。

沮丧的印度人

在印度,互联网带来的不仅是生活方式的改变,还有就业市场的繁荣。

对胖乎乎的“鸡腿大叔”卡马特(Ulhas Kamathe)来说,“衣食住行”和“互联网”的碰撞,开启了曾经意想不到的新世界。

在过去两年,卡马特以让人胃口大开的吃相和绘声绘色描述食物的才能一炮走红,成为一名印度网红,在TikTok上收获了700万名粉丝。数以百计的当地粉丝到他家打卡,游戏商将他的形象设计进电玩角色,#ChickenLegPiece的主题标签在TikTok上累计近40亿次点阅。

依靠TikTok走红后,“吃播”副业甚至超过了他的健身房主业。不少餐厅与片商都找到卡马特,对他本人来说,“感觉自己好像电影明星一样”,在分享美食的过程中,带起了一股风潮。不少人从鸡腿大叔的笑容和对食物的珍视中,重拾对生活的热爱。

不过,当6月TikTok被禁后,这一切都离卡马特远去。尽管他也尝试使用其他的APP替代以维持人气,但用一个国际知名APP,和一个“印度限定”APP,带来的回响截然不同。

而对受教育程度低、劳动参与率更低的印度女性来说,互联网带给她们人生另一种选择:依靠优质的内容生产,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取报酬,甚至一定程度上改变低下的社会地位。

根据PLFS报告,2017-2018年度印度女性劳动参与率(LFPR)创历史新低,仅为23.3%。近八成女性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不得不依附于丈夫生存,社会地位、家庭地位极低。

失去中国APP平台,草根网红Komal可能将重新回归到家庭,成为一名家庭妇女。在此之前,依靠着充满魅力的印度舞,Komal在网络走红,成为一名网红达人,并获得了不菲的收入。从最初每周2000卢比,到后来的最高月入20万卢比(约1.9万人民币),Komal不仅收获了家人和丈夫的尊重,还有了更高的追求。

在平台被封禁之前,Komal常常到公益组织的社区中心教孩子们跳舞,为改变更多儿童的命运出力。现在,她无能为力,因为自己的命运或许也将改写。

“疫情已经让印度失业率上升,针对TikTok以及其他应用的禁令将使(失业率)问题变得更加严重,许多印度人将这些应用作为唯一的收入来源。他们以后要去哪儿?”网友Sajad Gul在Twitter上追问。

一些印度媒体也关注到此举造成的不利影响,其中《印度快报》就提及,这可能会让“在这些平台上搞创作与工作的印度人”失去收入来源和工作。

《印度快报》还追问:“对TikTok和其他中国应用的禁令将如何执行?又会带来什么影响?”不过这种理性的思考如石沉大海,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一位印度用户表示,在每次涉及安全等敏感问题时,中国的不少APP都会被反复拿出来晒一晒。目前,第一批59款APP已经在印度市场下架,有些在宣传前早就下架。不过如果用户已经下载了这些应用,并没有一键全卸载设置,部分时候还是可以使用,但能否正常使用要看运气。

印度互联网的掣肘

自2015年起,中国各大互联网企业开始大力“进军”印度市场,在短短几年内,智能手机、短视频APP、直播平台等一系列移动互联网产品迅速占据印度市场,并成为印度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UC是最早进入印度市场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之一,早在2011年就在印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UC早期主打网页压缩功能,在印度网速并不快的网络环境下大受欢迎。如今UC已经占领了印度移动浏览器44%的份额,甚至超越了谷歌的Chrome浏览器,超过1亿的用户让印度成为UC除大陆之外最大的市场。

海外抖音TikTok也拥有超过1亿活跃用户。2019年,印度用户平均每天要花费38分钟在TikTok上,这比2018年整整增长了240%,占抖音海外用户使用时长的48%。而像Helo、Likee这样的新的社交媒体平台以及视频聊天应用Bigo Live,在不习惯使用英语的印度人中非常受欢迎。

另外,猎豹旗下Live.me、联想旗下的茄子快传以及众多中小手游开发商,也都在印度市场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当地数据统计,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印度大概有3亿用户,相当于印度三分之二的智能手机用户都下载了中国的应用程序。在印度市场上,中国APP经常活跃在TOP10榜单中,最多时甚至可以占据榜单上的半壁江山。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APP的催化下,印度的互联网快速发展。

印度人原有的生活方式明显升级了:ShareChat迅速成为刚开始上网的三四线居民自我表达的利器;在二三线年轻人中,短视频应用开始广泛传播;一二线人群的游戏玩家已经从玩益智类手游升级到了PUBG这类较复杂操作的手游, 根据应用情报公司Sensor Tower的估计,绝地求生拥有印度最大的市场,迄今为止已安装了约1.75亿次,占全球下载量的24%。

不过,与此同时,在印度国内,“数据主权”运动也逐渐壮大,不断有声音呼吁印度对收集数据的全球公司加以束缚。他们认为,应该出台个人数据保护法案,限制外国公司在印度收集数据,并限制流向国外的数据。政策制定者和其他代表都重复一个观点,即认为印度人的数据是一种国家资源,应该由印度公司和政府而不是全球公司来利用。

这也意味着,所有印度本土企业以外的科技巨头们都会被限制,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

但在关注印度的人士看来,印度由于基本生产力、执行力的缺失,即使在科技产业打拼多年,印度的身份定位也只是从生产工人变成了远程客服,本质上依然是依靠低价劳动力为巨头们打工。这也是印度多年来“全是程序员却没有科技巨头”的原因。

一个可以说明问题的例子是,近日,印度首富安巴尼旗下的Jio平台公司推出了一款网络视频会议工具,和美国Zoom高度相似;最近,该公司又推出了一个移动聊天工具,“复制”了WhatsApp的大部分用户界面。无论是配色方案、产品名称的位置、图标,还是标签,两个聊天应用之间均高度相似。

在此之前,也有过“像素级”抄袭TikTok的印度APP Mitron,打着“为本地人发声”(vocal for lo-cal)的旗号,获得了一个月内500万的下载量。但很快就被发现,该APP是开发人员花34美元(约2500卢比)从一家巴基斯坦公司买来的代码包,不仅没有任何“本地化”的改动,还原封不动继承了原代码包的安全漏洞。

没有自己从底层做起的开发能力,没有被国际承认的互联网地位,没有愿意花钱支持的国内受众,更没有愿意从零开始的决心和凝聚力,想赚快钱的印度很难完成“市场换技术”的壮举。此时疯狂封禁其他国家的先进技术,只会让印度自己的科技和互联网水平停滞不前。

中国企业的反制

事实上,印度下架中国企业APP,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此次掺杂了更多的政治因素,毫无商量余地的彻底封禁,还是给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

在这一禁令颁布之前,不少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公开了在印度的详细投资计划和商业战略。拥有TikTok和Helo的字节跳动公司曾表示,计划在印度投资至多10亿美元的资金,同时,将斥资1亿美元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称这是“对印度制定新数据保护立法的努力予以认可的证明”。UC Web还曾在2019年9月详细说明了在印度推出全资电子商务业务的计划,并计划推出在线电影票务。

不过,当禁令发布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7月1日,TikTok迅速从印度应用商店下架,那些已经下载到手机中的TikTok,在印度也无法显示任何视频。除了TikTok,此次出现在封禁名单中的字节跳动产品还包括社交媒体平台Helo以及另一款短视频平台Vigo Video。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已经与印度官员会谈,并寻求澄清有关该应用的禁令。同时,字节跳动还计划向印度政府提交书面陈述。

7月26日,微信停止了对印度手机注册用户的服务。使用微信的印度用户发现,微信显示不可用,在使用微信的时候,会出现一点进去就会闪退的现象,而且无法重新登陆。在账号被强制退出时,用户会收到一条来自微信官方团队的信息,上面写道:“根据印度法律,我们现在不能为您提供微信服务。我们重视每一个用户,数据安全和隐私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我们正在与相关部门交涉,希望能够在未来恢复服务。”

阿里巴巴的子公司UC Web已暂停在印度的业务并裁掉了350多名印度员工中的近90%。一些助理、管理和初级职位的员工,都已经通过视频会议被口头告知了裁员的消息。据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所有员工都被给予了至少30天的提前通知。

一系列反制措施,让中国网民感到惨烈、双输的同时,也大呼痛快。

事实上,早在2017年,UC浏览器遭遇印度政府审查的时候,其发言人就曾回应过,他们对待安全和隐私问题一贯是非常认真的。并补充说:“IT企业在全球范围内部署服务器,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通常的做法……我们不会做任何破坏用户信任的事。”

“在必要情形下,为向用户提供本地化服务,收集用户信息与数据是标准行业做法,我们已获得用户关于收集数据的许可。我们的系统受到终端用户授权协议保护。”UC浏览器发言人表示,“在传输用户数据时,我们有强大的措施为数据加密”。

但显然,这些话并没有被印度政府听进去。

尽管中国企业都在努力融进印度本土中,TikTok在印度拥有超过200人的团队,但这似乎并没有让其在运营方面获得太大的突破。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此表示,印方一些政治人物不断发表有损中印关系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为两国务实合作人为设置障碍,违反世贸组织相关规则,也将损及印方自身利益。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在印的合法权益。

对企业来说,面对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市场,即便未来能够解封,是否愿意继续投入更多精力深耕印度市场,或许也要打上一个问号。

后记

如果不是印度对中国APP采取的非常措施,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中国的消费级应用和企业应用,在印度的影响如此深远。而印度的行为,伤人一千,自损一千五,严重阻碍了移动互联网在印度人群中的普及。

正如数字化全球人力资源服务机构CDP集团总裁吕威所说,互联网、通讯业的发展虽然没有国界、种族和空间的隔离,但文化的融合是前提。印度对于国家的自我保护还没有跟上科技发展的步伐,因此也制约了技术和信息的畅通性。

“总体来看,这次印度批量封禁中国APP,个别款App对企业本身会有影响,但对这59款产品的母公司,基本不会产生致命性打击。不管对中国头部互联网企业,还是对腰部企业而言,有印度市场是锦上添花,如果丢失印度市场也不必耿耿于怀!”行业内人士坦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