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停课不停学:疫情之下,教培机构的众生百态
2020-02-20 19:59:06
  • 0
  • 0
  • 0

(本文系紫金财经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2020年伊始的这个冬春交替时节,格外不平静,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破了所有人生活的轨迹!

一时间,全国上下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餐饮娱乐场所关门歇业,春运客流大幅度下降,春节档电影全部撤档,民众闭门不出……萧条的街道与昔日的繁华形成鲜明的对比。

没有哪个地方的人像中国人这样,如此不计成本的关注教育,关于孩子教育的话题永远都是家长们心心念念的事。随着各省份教育主管部门相继发出关于延迟开学的通知,如何停课不停学则成为大家关注的话题。

为了尽量减小对学生课业的不利影响,延迟开学期间,各级学校被要求采用线上教学的方式“继续上课”。老师变主播,家长变身班主任,在线上课俨然成为每个有娃家庭中的头等大事。

为了严格防控疫情,有关部门强制要求暂停所有线下培训活动,所有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关门歇业,转入线上。霎时间,大批流量涌入在线教育领域,线上教育一片繁荣。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见过旧人哭!线上火热的同时,不少线下机构却面临生死考验,甚至倒闭退出。而这场特殊机遇下的线上市场繁荣能够抗多久?

全面隔离,线上教学成刚需

学校是人流密集的地方,一旦疫情在学校蔓延,后果不堪设想,“停课不停学”显然是这个特殊时期的非常之举,更是教育系统应对疫情的不二之策。

然而,面对线上教学的刚性需求,许多公立学校的老师们着实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是那些稍微年长的老师,他们平日里在讲台前侃侃而谈,到了屏幕前却突然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

还有更为严峻的问题是,大部分老师是以抖音、斗鱼等娱乐性直播软件作为教学直播的平台,多数人不曾有过直播的经验,对于技术运用、镜头感、新媒体理念等缺乏认知。“以前的教育理念是,让孩子们减少这种娱乐性APP的使用,多把经历放到学习上来,现在却要用这类应用实现线上教学,一时间手足无措。”一位资深教师这样表示。

这就引发了不少教学中的趣事!有中年数学男老师一不小心为自己开了满级美颜,满面红光,瘦脸垫鼻;也有政治老师把设备误调成静音,愣是跟空气说了四十五分钟……

闹出“笑话”的还不止是老师们,近日,网上的一则聊天记录火了。

一位家长希望楼上的邻居不要跳绳,影响自家孩子上直播课,而邻居却答道:“不好意思,我家在上体育课!”

学校把课程一股脑儿的全都搬到了网上,就连体育老师也对着屏幕带着孩子们打起了太极拳,做起了俯卧撑。

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这批孩子,熟练地用直播软件上着课,甚至还调皮地给老师刷起了礼物,把老师们弄得哭笑不得,直言:“不要再给我刷火箭了,我是老师,不是主播!”

线上教学的初衷是降低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同时避免学习进度的停滞,然而,不少老师和家长也有自己的顾虑。

当大量学生和老师同时涌入时,第三方教学、直播平台会超负荷运转,服务器濒临崩溃,声画产生严重的卡顿,学生难以听清老师传授的知识点,教学计划和流程被打断,教学质量难以保证。

同时,大部分学生缺乏自律性,在家中较为舒适的环境下很难集中注意力。缺乏了与老师及同学的沟通与互动,即便有家长在旁监督也极易走神,边玩边学成为很多学生的常态。

此外,孩子长时间盯着屏幕看所产生的的视力问题,也是家长们关注的重点。

但是,在目前疫情焦灼的局势下,返校时间尚未确定,线下活动无法正常开展的情况下,线上授课仍然是权衡之下最好的选择。对于学生、家长还有老师来说这都是一份难度不小且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线下教培机构面临生死考验

老师和家长们焦头烂额的投入线上课程的同时,线下教培机构却经历着生死考验。

时间回溯到17年前,2003年非典爆发,一夜之间众多教育培训机构由于无法承担学生退费、房屋租赁、员工工资等支出问题而没能扛过疫情,纷纷倒闭破产。那是一次教育培训行业的惨痛洗牌。

如今已是教培机构中佼佼者的新东方,当年在非典的背景下也是险象环生。俞敏洪至今还记忆犹新,当时排队退费的学生从四楼办公室一直排到楼下。收入断流、学生退费、成本高昂之下,新东方出现了严重的财务危机,最后还是靠着东拼西凑,前前后后借了2700万元才得以度过难关。

可是,幸运者毕竟是少数,很多教培机构还是在那场疫情中没有坚持下来。

17年后的今天,线下机构同样面临这样的生死时刻。疫情让传统的教育培训机构脱离原来的轨道,“活下去”是他们在这个冬天唯一最想实现的愿望。

2020年2月6日,北京下了一场大雪,雪后的气温急转直下!

就在这一天,线下教育机构兄弟连的创始人李超宣布: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上海、广州校区已相继独立运营,不再归属集团总部,可更换品牌正常开展业务。沈阳、西安校区业务、院校合作业务,相关负责人带领员工根据自身情况更换品牌可选择自行创业,自负盈亏。

这个创立13年,曾在迅速扩张后挂牌新三板的“明星机构”,在这场春雪中正式宣告品牌“破产”。而兄弟连仅仅是新冠疫情中倒下的第一个,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疫情之下,即便是经历过非典的俞敏洪也着实为自己的新东方捏了一把冷汗,他在个人公众号中坦言: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面停课,上百万寒假班的学生面临不能上课的局面。如果全部停课退费,新东方就只能关门大吉!

有着26年发展史的新东方,面对疫情仍然信心不足,岌岌可危,更何况其他绝大多数的中小型线下培训机构,其存活的难度可想而知。

很多人误以为此次疫情对线下教培机构业务的影响只是损失两三个月的营业额那么简单,然而事实上,部分机构甚至会被各种支出压垮,最终面临倒逼的风险。即使有幸熬过这次疫情,也会元气大伤,久久不能恢复。

对于线下培训机构来说,不转型是等死,转型可能是找死,但转型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线下教育机构借助toB企业的技术推出线上课程,甚至全面转型线上。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超过35家大型教育培训机构将线下课程改为线上,不计成本地被迫转型。

从线下转到线上,它不仅仅是教育机构简单地转换教学的系统,老师的授课习惯,教学方法等一整套模式在线上和线下的教育环节中都有很大的区别。

大多数线下教培机构的老师没有在线授课的经验,对于线上的沟通与互动缺乏了解,容易造成老师在讲,同学没在听的情况,使得教学效率大大下降。

同时,学生家长能否接受也是个问题,很可能所有的努力不被接受和认可。

有人预测,目前已有的100万家线下教培市场,散户或将大幅减至40%,这样的惨烈洗牌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在线教育的特殊机遇

几度风雨几度晴,线下机构的惨淡,让位于线上机构的火爆!疫情使得线上教育业态呈现出意想不到的井喷式爆发。曾经一度屡屡受挫的在线教育,就这样再次站在了资本的风口上,很多线上教育概念股也逆势大涨。

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在线教育的增长率连年下滑!以线上网校学而思来说,2019年9月至11月,公司净利润为2820万美元,同比下跌77%,连亏了整整两个季度。而此次疫情的爆发却意外地为在线教育平台创造了绝佳的机遇。

由于停课而被迫接受线上授课的老师、学生众多,使得原本对在线教育并不感冒的潜在用户开始迈出观念转变的第一步,提高了众多家庭对在线教育的重视。

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05亿人,市场规模将达到4538亿元,线上教育将迎来一波高速增长期。

客观的讲,相比电商,在线教育的渗透率还是非常低的,大部分人仍然依赖且信赖于面对面的教学。目前我国整个教育行业中,在线教育的占比不超过10%。据预测,疫情过后,在线教育的渗透率或将由10%快速上升到20%。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各大线上教育平台纷纷摩拳擦掌,推出种类繁多的免费课程,展现企业自身社会责任感的同时,大量吸引用户下载注册。

除此之外,腾讯教育、阿里巴巴的钉钉等平台也抓住机会,在该领域推出不同服务,来满足全民学习的需求。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网易有道、跟谁学等超过20家在线教育企业向全国学生提供免费课程。在线教培机构相信,在疫情影响下,家长对在线教育的需求飞速高涨,只要课程足够好,家长之间就会形成口碑,会在整个疫情期间带来持续的转化。

免费课吸引了一波体验人群涌来,为整个互联网教育行业节省了1000亿元的推广资金。要知道,在2019年的夏天各大在线教育平台曾经大肆斥资数亿元来做宣传,抢客户,效果远远比不上这个冬天。

然而,在线教育的从业者必须明白,疫情突袭所带来的行业利好只是意外,而不能始终发挥作用。当疫情过后,如何继续保持用户黏性,是在线教育行业需要探索的重要问题。否则,它就只能是特殊情况下的应急举措,而不能永续生存。

从长远来讲,终归还是那些有王牌内容、教学能力强的在线教育机构,能够生存和发展得更好。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慢慢兴起的在线教育不可能替代已持续千年的线下教育,其最好的发展当是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利用两方优势,让学生平等共享优质教育资源,这对教育落后地区的老师和同学们来说不无裨益。

即便经历疫情,线下机构也不会消失,但线上可能会更拥挤。最终谁能胜出将取决于谁对教育的理解更深刻,内容和产品矩阵做得更有优势。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各类机构火热的同时,互联网巨头们对于教育市场份额的觊觎也是毫不掩饰,他们大步入局又将如何搅动这个市场,犹未可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